不吃药

我没病。

[灵洋ABO]4A男团08-10(fin)

*RPS,上升❌

*我流ABO

*时隔半年我填坑了,画风突变……

*还一下80的债,但是写超了,超过1k的部分就当附赠好了(?






08

木子洋定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勉强从过于浓的Alpha信息素里抓住自己的意识,这太难了,他是个Omega,成年的那种,而现在有一个刚分化的小Alpha赖在身上。

——还是个刚分化就立即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的小Alpha。

 

信息素融合带来的影响是相互的,他几乎在灵超分化后进入第一次易感期的同时就被小朋友带进了发/情/期,猝不及防的眩晕使他直接软在了小Alpha怀里。

 

“松嘴,小弟。”木子洋好不容易在翻涌的信息素热潮里找回了自己的肢体和声带,还有余力想上次拜的庙真灵,下次要带灵超一起回去还愿,“妈呀疼死了,你想吃了哥哥啊?”

 

灵超听话的松开齿列,脸颊通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因为害羞,他拿鼻尖点着他哥哥的腺体,小声又理所当然道:“想!”

小朋友盯着木子洋后颈上的牙印,一副还想咬一口的表情——洋哥说得对,是我喜欢的那种、要藏起来不和别人分享的甜。

 

他哥哥在他手臂底下转了个身,把盘在床上的大长腿直接架在了他腰上。

灵超眨眨眼,听木子洋说:“你来啊。”

 

 

09

AO3大家自己刷一下卡

ID:MedicineBottle



10

“我至少押对一个吧!!!”八卦王Justin从食堂那头冲过来在卜凡面前急刹车,“听说昨天你们叫宿管了!是管未分化的王老师!灵超肯定是Alpha!”

 

“不会吧,我还是觉得灵超是Omega。”王子异回道。

“而且木子洋不是O吗?”蔡徐坤问,“灵超是A的话坤音要换宿舍的吧?没听选管老师说要调的?”

 

Justin:“……”

Justin:“不可能!!!坤音4A男团怎么可能没有A!我不信!”

Justin:“卜凡哥你说实话!”

 

孤A寡O当然要换宿舍可是我们坤音……凡凡不知道,不关凡凡的事,凡凡近视。



fin.


 

彩蛋:

一晚上没敢进宿舍的岳明辉:“我欠你们哒!!!这我床!!!”


想玩一下这个ψ(`∇´)ψ

(如果没人要玩我就偷偷删掉x

 


 

20.BGM:无。

喜欢绝对安静,一定要有声的话只能是雨声(任意大小,无风状态)

-

80.1000字玩具车

-

99.lof不吃药。

灵洋之前全是黑历史,有预感以后我再看自己灵洋也都是黑历史。

-

141.此处 @K.550 

请大家点开星际  绝美灵洋你值得拥有我一天推荐800遍。

-

其余待补,另外240开放点梗!直接评论就可以啦(没人点我就自己来了?

AO3 ID:

MedicineBottle


👆大家自行搜索一下  陆续补档中

-

8月之后的都补了

[灵洋]大猫系(fin.)

*RPS,上升❌

*只是个解释设定(还没解释清楚)的片段







跳级的漂亮小校草在南楼食堂坐了快一个小时,都要把旁边的落地玻璃瞪出个孔,来围观小校草的女生们第二十一次路过,他还是没等到下课的木子洋。

灵超百无聊赖只好喝水,阿姨已经来续了两次凉茶。


怎么二年级的课要这么久啊——

他低头假装没注意到想来表白又怕的瑟瑟发抖的女生,心里除了崩溃还是崩溃。

嗷啊啊啊啊洋哥怎么还不来——

灵超焦躁。

灵超疯狂拍尾巴。


木子洋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面前摆着个玻璃杯、坐在椅子上看似放空实则尾巴都要拍断的小老虎。

“怎么啦小弟?”他问,一边跟被他突然出现吓的原地起跳、耳朵都立起来的兔系女孩歉意的笑笑。

“你刚刚跟你的情敌打招呼了。”灵超小声嚷嚷,没给木子洋辩驳的机会又接着说:“怎么你们大猫系的课这么久啊!”


灵超小朋友对这个不满已久。

他一个珍惜白虎——虽然未成年——凭什么要在小猫系和一群家猫一起上课啊!就算看起来天真可爱漂亮无害他也是肉食的老虎!连跳两级到三年级也没能成功转系,简直要扑到岳妈妈怀里哭一场。

而他的洋洋哥哥,现在是他的学弟了,一个豹猫,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猫系的课堂上,狮子老虎见了没准儿还给让个道儿,小虎超生气。

按体型分系太不讲道理了吧!他还在长身体,成年之后连身体带尾巴能有2米!

小白虎拍尾巴更用力了。


木子洋看的好笑,灵超现在只有1米不到,猫科院把1米以下的都分到小猫系,按年龄种族分了类,下面还有分什么幼儿爬树班(家猫幼崽必修课,从没有虎崽选修过)、青少年躲藏课(因为15岁以下化形不能变幻耳朵和尾巴)等等莫名其妙上百个分支。

灵超已经在进修班上三年级了,对形体的控制非常棒,这种用尾巴表达情绪的行为基本上只出现在男朋友面前。


“啊啊啊不许笑!!!”小老虎伸爪子,“你也会有老的一天的!”

“是生理通课,所以才这么久。”木子洋把挂到身上的小东西扒拉下来,他是最大体型的亚种豹猫,1米出头,正好比小白虎大上一个圈儿,“哥哥就算老了体型也不会缩水。”


木子洋在他旁边坐下来,只花了半秒钟就歪在椅子上,二年级的学生身上还带着猫的习性,随时随地都软得像液体。

他悄悄地去勾小白虎的尾巴,声音拖的很柔:“你没上过生理课吗?小猫系也会教的,是不是啊学长~”


灵超被这声学长叫的浑身一个激灵,靠过去拍了两把男朋友全身最有肉的地方,耳尖红红但十分坦然的接受了勾引,他笑得可可爱爱:“我跳级的呀,没上过生理课,”他学着他哥哥把声音放低,“但是我上过你啊。”



-

彩蛋(?


来晚了的岳明辉:“尾巴收敛点儿,你俩这都快拧成麻花了。”

懒洋洋连爪子都控制不住露出来的木子洋:“你别嫉妒啊老岳,我跟你说我夜观天象,你的男朋友——”

来接岳明辉下课的普通人卜凡凡:“啊?”

灵超:“和你有生殖隔离!”




fin.

(你俩也有你得意个啥!

-

没有后续了不存在的不会写的这个设定说不定明天就锁了叻

[灵洋ABO]粉红佳人(fin.)

*RPS,上升❌

*题文无关(?……今天也不会取标题。






01

李英超嫉妒的牙都要咬碎了。

他的Alpha哥哥今天带着一身发/情的Omega信息素进来酒吧,立即就收获了一打揶揄的眼神。

 

酒保赶在招人眼球的甜腻信息素抵达之前往高脚杯里倒进红石榴糖浆,李英超认得这个,粉红佳人,他的Alpha哥哥喜欢这款女士酒,甜蜜的名字,甜蜜的气味,还有甜蜜的颜色……就像他的Alpha哥哥一样甜。

 

他站在那里,酒吧的射灯照下来,略过他高挺的鼻梁在他脸侧打出极好看的阴影,把他笼进一种奇异的软绵冷感里。

老实说,这个正悠闲的靠在吧台边的Alpha,换了这里的其他任何人看都是极具侵略性的,但李英超就是没有由来的觉得他甜。

李英超喜欢甜。

包括奶茶、糖果、毛绒绒的玩偶还有李振洋——也就是他的Alpha哥哥。

 

即使哥哥甚至不认识他。

 

他连续两个月来这这间Alpha清吧守株待羊,从一开始进门被查身份证要求证实自己是个成年Alpha,当然,主要重点是证明自己是Alpha,酒吧不缺漂亮小孩,但是像李英超这种过目不忘的漂亮,还想进Alpha Only的酒吧,总是会被查的特别严,毕竟不好让宝石埋进沙砾、将爱子丢进狼群。

 

到今天,李英超在酒吧门口脱掉宽大的校服塞进旁边小超市的储物柜里,进门的时候保安甚至和这个漂亮宝贝点了点头。

谁能想到他天天来是因为两个月以前在这里的一场一见钟情呢?

 

他喜欢了一个和他同样是Alpha的哥哥。

 

也并不是多嫉恨那个发情的Omega,他只是——只是愤怒又委屈,怎么能有人这样、以这样的方式得到李振洋呢?

 

李英超想把眼前这个人脖子上的皮带圈推开,仔仔细细的咬他的喉结,想让他眼眶都红起来,柔软的掉眼泪,想/操/开/他,在他身体里留下自己气味,即使要不了几天就会消散也没关系,消散之前再来一遍就好了。

 

李英超抱着背包往卡座里坐了一点,咬住吸管来掩饰猎食者的眼神,如果眼睛可以的话,他大概已经用眼神把他的Alpha哥哥/操/哭/一万次了。

 

 

02

李振洋今天穿了一个两件套,牛仔外套半脱不脱的挂在臂弯里,略有一点反光的绒面衬衣敞开到胸口,露出大半个胸膛,衣襟还随着李振洋说话时的动作左右晃动——李英超越想越觉得生气,委屈的像被母亲抛弃的小虎崽,嗷呜着想咬住点什么。

 

他过去的时候粉红佳人的樱桃正好放上杯沿,酒保还不忘抬头跟他打个招呼,再去一边跟李振洋搭话:“艳福不浅啊洋哥。”

 

Alpha哥哥哼出一个可爱的鼻音,一转头和李英超的眼神撞个正着。

“哥哥。”李英超叫他。

 

李振洋点点头,李英超就顺着他点头的弧度弯起眼角,他还没想好怎么搭讪,但是先叫哥哥总是没错的。李振洋“比我大也要叫哥哥”的问题发言这个酒吧的熟客没有不知道的。

 

也许是他笑得特别好看,李振洋竟然揉了揉他的头发,调笑道:“未成年不可以喝酒。”

 

“这是雪碧Mojito,没有酒精的!”李英超秒答,又懊恼的小声嚷嚷起来:“我成年了!!!”

他在李振洋的笑声里皱了皱鼻子,感觉有一点被影响,只犹豫了一个刹那:“哥哥的Omega……发/情/了吗?”

 

 

03

待补



04

待补



05

李振洋发情期结束后一周才又来到酒吧里。

他身上融合的气味让酒保往未完成的粉红佳人里加金酒的动作快了一个半拍,酒保抬头看了看跟在李振洋身后的小Alpha,还是说:“艳福不浅啊洋哥。”

 

Omega哥哥哼出一个可爱的鼻音,一转头和李英超的眼神撞个正着。

“哥哥。”李英超叫他。



fin.



本月ABO额度已用完🍂

超哥把外套给小洋了。


👉🏼孕期Omega比平时更需要小Alpha的信息素把自己裹住。

[灵洋ABO]预习(下)

*RPS,上升❌

* 雷慎。是个番外,正文还没写dbq……

(上)

*虽然已经迟到2小时10分钟,还是祝 @K.550 生日快乐!!!

 




04

待补



05

待补


已经穿戴整齐的李英超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他蹲在床边上亲亲哥哥,小声说明天见。

 

李振洋还不太清醒,他哼唧一声:“你不陪我睡?”

 

门口等人的岳明辉乐了:“哪有前一天晚上一起睡的,果然是一孕傻三年啊。”

怀孕的李振洋比平时的李振洋暴躁一百倍,他连扔了三个枕头一个玩偶,吼道:“岳明辉你给我闭嘴!!!”

 

“哎哟!你这薛定谔的起床气啊!”岳明辉躲了一下,表示不跟孕夫计较。

李振洋还没来得及继续暴躁,他二姐探头进来:“醒啦?快起来吃点东西了。”

 

门外李英超的母亲在和亲家母数落自己儿子的不是,絮絮叨叨说他的小朋友年纪还小,贪玩不知道照顾怀孕的爱人,饭也没记得要吃,真是该骂。

 

卜凡超大声威胁和他一起的Alpha伴郎团:“明天你们敢动老岳一根手指头我削你们!”

Omega伴郎团哈哈大笑,说李英超好惨,带来的伴郎胳膊肘往外拐,可得多给一倍的红包,岳明辉笑眯眯的插嘴:“那可不,不然可接不走我们洋儿。”

 

李振洋坐在床上听了一会儿,轻轻笑起来。

他的小朋友眨巴着大眼睛,凑过来悄悄问:“洋哥,鞋藏在哪里的啊,你先告诉我呗?”

 

“还想考官透题啊?”李振洋伸个懒腰从床上下来,捏着李英超的脸揉了好几下,“李英超你这个小同学很一般呐。刚刚的预习不是很成功,明天自己加油吧。”

 


fin.



大家晚安!

[灵洋ABO]小崽(fin.)

*RPS,上升❌

*一个沙雕段子,有雷预警。

*只是一个片段,并没有完整故事……

*在道歉了。





“妈呀,我说这件怎么找不着了,岳明辉!你给我脱下来!我要穿!”

“我这都穿上了,你换一件穿呗。”

“不行,就这件!我找一早上了!”

“哎、哎!这怎么还动手呢洋洋,你又不出门穿什么不都一样……”

“那不成,这件好看点!快脱!”

“我欠你哒李振洋!是不是亲的了,穿你件儿衣服!”

“你吃我的住我的还要穿我的?带个小崽子了不起吗!”

“你还知道我儿子在呢,成天裤子都不穿到处乱走没个O样!”

“这我家!!!你那裤子也是我的吧,给我脱下来!你站那儿别动!”

“我傻啊站那儿等你来抢我衣服?我要迟到了!我们娘儿俩不是暂时没找着住的地儿吗,找着了才不住你这狗窝呢!”

“岳明辉!!!你给我站住!”

“你来啊!”


……十七岁的小崽头有点痛。

客厅里两个大人闹腾起来总共六岁半,三岁的追着三岁半的满屋跑,气喘吁吁、衣衫不整。

空气里两股毫不遮掩的Omega信息素搅在一起,熏得刚起床的小Alpha心里直突突。

……穿这么点要着凉的,崽想。


白晃晃的大腿从李英超面前迈过去,又收回来,李振洋从茶几上捞了盒热过的牛奶塞给他,又继续和岳明辉斗嘴:“脱了!”

“不脱!”

“脱不脱!”

“不脱!”


海盐芒果和草莓棉花糖在空中打架。

崽头好痛。


崽寻思着在两个小学鸡互啄游戏中喊暂停:“妈妈……”

岳明辉还在和李振洋瞪眼睛,没好气的转过去,一下歇了火——没谁能对着小天使发脾气,空气里海盐芒果的味道淡下来,李英超刚觉得呼吸顺畅多了,就听生他的Omega憋出一句话来:“我是你爸爸!!!”

“……”


崽心好累,崽无言以对,崽转头喊另一个未婚Omega:“……小姨…………”

李英超只有在被两个O信息素呛到的时候这样喊,本身十分open的李振洋对女性化的称呼一点儿不介意,干脆利落的答应:“哎!干嘛呀宝宝?”

李英超:“……”

岳明辉:“……”


“谁是你宝宝啦!!!”

“反正不是你这个穿衣服不还的,别转移话题啊!咻辉你脱还是不脱!”

“no way!”

“说人话!”

“怎么还拐着弯儿骂人呐洋儿!”

李振洋看一眼挂钟,冲岳明辉喊:“……你出去!”

“?哎哟李振洋,怎么跟我说话呢!”岳明辉装模作样往门边走,实际上公文包都拿在手里,“宝贝儿咱们走!”

“你走,你崽留下!”李振洋又拿盒牛奶追过来,“都跟我姓了!”

“美的你!那是跟咱爸姓!”岳明辉一边接过来往包里塞,一边回头念叨,“我晚上约了人,不回来吃了啊。”

“行啦,老岳你可别磨叽了,一会儿真迟到了。”



等他岳妈妈出了门,李英超回身去房间里抱毛毯,出来把沙发上瘫着的Omega裹起来,觉得草莓甜味一股一股从脚底漫起来。

他嘟囔着教育李振洋:“又不穿裤子,想感冒啊?”

“嗯?我穿了啊?”李振洋哼哼一声,把宽大的T恤撩起来,懒洋洋的笑:“看清楚了,黑色的!”

他弹弹李英超脑门儿:“少操点心,还是个小崽子呢。”


刚进入易感期的小Alpha还有点晕乎,他垂下头去看了一会因为信息素释放过量软在毯子里的Omega,手指轻轻摩挲着他脆弱的腺体,歪歪头露出一副天真可爱的表情来:“那多/操/操/你?”


——你试试才知道崽到底小不小嘛。



fin.



解释一下设定和大纲:灵洋是纯的乱/伦。

小月和小洋一个爹一个妈生的,小月随母姓。小鹅是小月亲生的,爸是谁不重要包办婚姻,崽跟外祖父姓。

小洋自由职业,小月朝九晚五,小鹅还在念书。

小凡是小月现男友(未婚夫),谈婚论嫁中,工作上认识的,小凡和小洋一个城市,所以小月带着小鹅先过来住到了小洋家,小月原本的打算是结了婚就带崽搬去和小凡一起住,现在嘛……(完全没写到这一段dbq。

[灵洋]一口好牙(fin.)

*PRS,上升❌

*《预习》卡住了,写个小甜饼~

*今天也是标题废。





灵超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崽子。

木子洋对此深有感触。

 

并不是说他有多会讲话,相反的,小朋友被哥哥们宠的经常“口出狂言”,以至于三个哥哥现在救场技能满点,少说也是个黄金,还大有要继续惯着小孩,组队上个王者来玩玩的势头。

所以木子洋说的牙尖嘴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的小虎崽牙口好着呢,乳牙掉的差不多,尖利的新牙长出来,全磨在他哥哥肉里。 


比如现在。


中段待补



造型老师已经在催,灵超一叠声应了七八个好好好马上来,探出头去敲隔壁房间的门,推他磨磨叽叽的岳妈妈先去救命。

 

刚清理完出来的木子洋还有点迷糊,懒洋洋的软在沙发上,打着哈欠就要揉眼睛,灵超眼疾手快攥住他的手腕:“别揉,一会儿更痒了。”


他们又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才出去,直到进了化妆老师的房间——

“李英超!!!都说了不要咬!!!!”

“我没咬嘛!”小虎崽理不直气也壮,“那是亲的!!!”

 

 

fin.

 

 

彩蛋:

“这回爸爸可不陪你们了!你俩自个儿玩去吧!”

“你说说,啊?你们两个,天天尽整这些55667788的!有没有意思!啊?就说有没有意思!”

灵超撑着头看了木子洋脖子好一会儿,那跟细细的粉色choker怎么也遮不住那个小小的红痕,他想了想,看到化妆盒里的彩色眼线笔:“要不画个小花吧?”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