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药

我没病。

[灵洋]毕业快乐(fin.)

*RPS,上升❌

*好久不见。祝大家国庆快乐(?

*沿用了《哥哥》的设定,但完全可以独立看







“李振洋!”

 

背后传来的声音迫使李振洋停在楼梯拐角处,转身时身后的不适感让他踉跄一下,不得不靠上楼梯冰凉的栏杆。

 

“你好。”李振洋按捺住不耐烦的情绪,朝面前的女孩子点点头,并没有发问。

这已经是他作为毕业学生代表发言结束的半小时内第三次被拦下了——而他甚至还不知道今天一早起来就在他身上为非作歹害得他一上午都没好过的小崽子人在哪里。

 

“那个……”似乎刚刚叫他的那一声已经花去了女孩子全部的勇气,这会儿她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脸上满是害羞的神情。

 

李振洋认得她,隔壁班的语文科代表,他去办公室抱资料的时候总能遇到。

换了平时李振洋 对女孩子还是挺耐心的,但这会儿他真的分不出太多心力,身后粘腻的液体已经浸透了内裤,正一股一股顺着腿根往下流,再找不到李英超他真的要疯——明明打架斗殴逃课染发的都是他,怎么他乖巧可爱的“标准优等生”弟弟比他更像个会欺负人的混球?

 

“……有什么事吗?”李振洋问,硬生生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憋回了喉咙里。

 

“我、”女孩子咬着嘴唇,声音越说越低:“我喜欢你……那个,校服的第二颗纽扣,可以……”

 

“!”身体里含着的小玩具突然动起来,李振洋被这毫无预兆的震动刺激的腿一软,条件反射撑住背后的扶手才稳住自己没有直接跪下去。

 

女孩子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忙抬头去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楼下传来清清亮亮的声音:“洋哥你在这儿啊!我找你好——”

 

精致的高一小校草一边说话从转过弯上到这一层,看到女孩子的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大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又挪过去瞅他哥哥,小朋友快速眨眨眼,往后退了一步:“哎呀,是不是打扰你们啦?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哎,哥哥你怎么啦?”

 

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李振洋有些晕眩,后面这颗折磨人的小东西他已经含了一早上,本来还绷着的一根弦在听到李英超的一瞬间就放松下来。

眼下他的小朋友和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模糊又遥远,李振洋面色潮红,好像喘不过气来一样努力呼吸,整个人都好像散发着潮湿的水汽。

 

“……应该是热的吧,高三太惨了,三十多度还非要你们穿正装。” 李英超一边过来把他哥哥往怀里带,一边和女孩子挥手,“没事,姐姐你别担心,我这就带我哥去医务室,不好意思啊不能送你回班级,你也小心不要中暑了哦!”

 

没有人能招架得住小校草甜甜的笑,女孩子脸更红了,连忙摇头:“没事没事,你们快去吧……”

 

高速堵车,走老路绕行



fin.



大家晚安~

我一边打字一边被小坨踩键盘   这么几个字硬生生打了四个小时(惨

李英超仿佛在暗示我他想要猫咪套装

[灵洋]毛绒绒(fin.)

*RPS,上升❌

*大家晚上好!!!

*写的没感觉,要是明天中午起来看着也没感觉就删掉……

*给 @星間線 和另一位不知道名字的老师(?






01

“干嘛呢?”木子洋踢掉长裤的时候灵超正跪在床上摆弄他的毛绒绒们。

 

木子洋看的有趣,于是收了声掀开被子把自己丢进柔软的席梦思里。他已经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干净了——天知道这种要他自己脱衣服的时候实在不多,他的小男朋友总是热衷于像拆礼物一样剥掉他身上的一切遮蔽物。

 

灵超还在摆放他的朋友们。

他有一整个动物园的毛绒朋友。

小孩把他的小绵羊、小天鹅、小兔子、小恐龙、小老虎们一个一个翻过去面朝着墙边,一边翻还一边小声道:“你们不要看啦。”

 

木子洋没忍住笑起来。在他看来灵超是真的有时候浑身上下都写着“还是个宝宝”,总是咕嘟咕嘟冒着牛奶泡泡,甜蜜粘人,还占有欲超强,生气撒娇也很可爱。

大人都很喜欢逗逗漂亮小孩,尤其是木子洋这种幼稚还有点儿恶劣的大人。

 

“妈呀,跟哥哥上个床还要先和玩偶报备一下吗?”

 

灵超本来就有一点被朋友们窥视的羞耻感,跟哥哥上床和玩偶报备这种话听起来就更——“啊啊啊李振洋!!!”他一回身直接岔开双腿骑到他哥哥腰上,拿手上正在放的最后一个小恐龙玩偶去捂木子洋的嘴,“你闭嘴!!!”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灵超的房间里做,虽然他们没少在更刺激的地方胡来,但这里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非比寻常。

灵超自从搬了家就一直睡在木子洋房间里,要不是因为睡觉不关窗的灵超小朋友出门前忘了检查窗户让今天白天的暴雨有机会趁虚而入,他们今晚也不会挪到这边来。

 

这个房间里堆满了灵超的CD、手办、毛绒玩偶,他平时只有写日记的时候才会过来,和他不会说话的伙伴们讲讲十七时的少年心事,比如新排的舞好难刚学Rap唱不熟,比如李振洋这个二傻子今天在舞台上拍了我屁股然后唱错了他是不是傻,再比如粉丝说我们好配我觉得不够高级,我和我洋哥哥天生一对。

 

虽然这些事十有八九也是会讲给木子洋听的,但这些他故意露出尾巴的小秘密在这里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毕竟他们还没有正式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把脸埋在小恐龙柔软的肚皮上悄悄告诉过它:“怎么办,我好喜欢洋哥啊……”

 

现在恶劣的成年人还要在这里调侃他,木子洋拨开嘴上捂着的小恐龙放到一边,狭长的眼睛里都是笑:“小宝,哥哥可不想被你的小伙伴亲,多尴尬呀。”

灵超耳根都红起来,低下头一口咬住他哥哥的嘴,愤愤地舔过木子洋的齿列去舌尖上纠缠,一边含糊着撒娇:“你不准说!!!”

 

笑声在喉咙里滚了一圈,木子洋捏着灵超的后颈把人拉下来,把小朋友羞愤的撕咬变成一个真正的吻。


后面一点🔗



02

和上面是同一个🔗



03

木子洋移开自己搭在被子上的左腿,又把趴在他身上装死的灵超往右边挪了挪。

小孩过了刚刚的兴奋劲儿,现在又有点羞耻起来,整个小脸都埋进了哥哥锁骨里。

 

木子洋扯了被子的一角要往小朋友身上搭。现在他还含着灵超,这样的动作让他不自然的动了动腰。

余光里瞟到刚刚被他放置的毛绒绒。

 

哼哼。

幼稚的成年人拍拍害羞的未成年宝贝,让他抬头。

灵超看过去的一刹那眼前一晕,木子洋拿着知道十七岁所有秘密的小恐龙,眼角弯弯,声音又低又温柔:“看看,这是我的李英超小朋友。”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振洋!!!这样我以后怎么面对它啊啊啊啊!!!”灵超作势要从他哥哥身上跳起来打人,忘了自己还没从木子洋身体里退出来,一时间通电感从两个人结合的位置直冲到头皮。

木子洋摊开手臂:“再来一次?”

 

 

fin.

 

 

彩蛋:

灵超抱着他的小恐龙朋友盘腿坐在床上,把手机屏幕放到它面前:“你说我给洋哥买这个他会不会生气?”

tb界面:[感情升温小玩具/情侣专用]猫咪套装 猫耳朵猫尾巴套装。



祝小尤老师生日快乐!!!

接下来请 @K.550 老师更新不然我就跳楼!!!

[灵洋]哥哥(fin.)

*年龄操作。高一X高三(并没有什么用的设定)

*没有在做人预警,但感觉一点都不刺激。

*半个月没写了手好生,大家将就看看吧…… @K.550 为爱产出!此处还应该 @文火煮馄饨  反正不许骂我。





01

李振洋醒的不算太早,但也没有很晚,距离迟到还远,今天周日,学校不上课,只要十点钟去补习班就行。

他翻身坐起来,还被睡意攥在手里,整个人都迷糊着,习惯性伸手去抹脸,一瞬间鼻梁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一个激灵,彻底摆脱了瞌睡虫的控制。

但清醒过来的后果是——嘴角也疼了起来。

 

等李振洋捂着鼻梁坐到沙发上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李英超板着一张小脸,从茶几底下翻出医药箱,还没拧开酒精的盖子,就听到他哥小声哼唧:“别,弟弟,用碘伏吧……”

一样是消毒,酒精可比碘伏疼多了。

李英超没理他,抽了棉签就去蘸酒精,蘸完了还不忘把瓶盖拧好,然后把塑料瓶子往李振洋身上一砸就下手去擦拭伤口。

他动作熟练极了,看着很重,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根本轻飘飘的没用力,但酒精的接触还是疼的李振洋倒抽一口凉气。

 

“疼?”李英超问。

李振洋瞥他一眼,知道他还在生气,放软了声调:“嗯。”

“你昨天打架的时候不嫌疼呢。”李英超把创可贴摁在他鼻梁上。

李振洋K中一霸,打起架来混不吝的,高三了也不收心,偏偏成绩好得来省上数一数二,学校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又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校内校外明里暗里的没少被人找事,隔三差五就带一身伤回来。

李英超没少为这个发脾气,他也不闹,就板着脸抿抿嘴,他哥就得巴巴儿的去哄他开心。

 

眼看着李英超做完这些就要收拾药箱,李振洋又把脸偏过去,“……还有嘴角呢。”

他声音本来低,放轻了就更像撒娇,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在撒娇——要是给学校里那些跟着他的小混混们看见了,那洋哥的脸可就真要挂不住了,他平日里球棍抡人半点都不含糊,那有这种软绵的时候。

可这对他弟弟有效。

李英超合上药箱,转过身毫不犹豫的对着他哥的嘴唇啃了上去。

 

李振洋顺势歪到靠垫上,手指插进李英超毛躁的短发里捋了捋,张开嘴接受了这个掠夺性极强的、带着点小愤怒和占有欲的吻。

李英超没有跟他纠缠太久,赶在哥哥窒息之前放过了他。

小朋友撑着沙发背居高临下的看过去,睫毛垂下来圈出晦暗的阴影。他看了一会儿,又把手掌贴到李振洋的起伏的胸膛上,没过两秒不满足的撩开他皱巴巴的白T直接按上心口。

“……是我的。”李英超小声说,低头舔上他青紫的嘴角。

 

李振洋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个弟弟……

“什么?”他放松了腰腹,在雷雨落下之前捏住了他小小积雨云的后颈,放任自己陷进柔软的沙发里。

“我说,这里,是我的。”李英超咬了他一口,上下牙磕在伤处,毫不含糊的合拢,“不准别人碰。”

 


02

电动玩具车,适合3-5岁儿童。



03

等他们做完,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快要指向十,显然李振洋是赶不上第一节课了。

他换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仰着头让李英超给他重新消毒,这回李英超拿的还是酒精,但他小声解释道:“碘伏用多了容易留疤……”

 

李振洋哼哼了一声。

李英超就又说:“哥哥你别打架了。”

李振洋又哼哼一声,等两张新的创可贴都贴上了脸,他站起来把外套套好,走到门边上去穿鞋。

 

李英超就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他,在他哥哥要出门,回头来打招呼的时候歪歪头,一派天真:“不然我会想把你锁起来的。”

 

李振洋这会儿又是那个抡酒瓶砸人眼睛都不眨的不良学生了,他懒洋洋的冲他的小朋友笑:“我床头的抽屉里有个夹层,”他做了一个拉开的动作,“有副手铐。”



fin.



-

大家晚安!!!你的月更好友不吃药下线了。

下一次要做一个普通甜药不能再这么畜生了

诚邀全世界看一看!!!求求你们了点开看看😭
我在疯狂流泪


【灵洋/人鱼au】像飞鸟救赎了孤岛(Fin)

爱了!!!是我的xql!!!

星間線:

✨二つの影 離れぬように✨
✨行けるとこまで この道をゆこう✨

二人形影不离
竭尽所能去到能到达的地方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吧❤️
———《story of our life》

[灵洋]闺蜜下午茶(fin.)

*RPS,上升❌

*午睡的一个梦,OOC,但是梗我感觉还怪可爱的,所以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写完了觉得有点沙雕……






那两个男孩子进来的时候我正好敲完一个句号,招手要服务生帮我拿点冰块,天知道今天这壶香草巧克力奶茶是怎么调的,也许是换了人,香精味道浓郁到无法下口。

 

抬头的一瞬间我就看了他们。高个子的那个男孩子,应该能有一米八吧,他长相实在是过于出挑了,一双大眼睛大概占了整张脸的一半,原本显黑的银灰色头发衬得他更白了,但意外的是并不奶,恰到好处的鼻梁和下颌反而为这张漂亮的脸添了不少英气。

这样的相貌很难使人不注意到,把他丢进旁边以美人如云红遍网络的K大里也是校草级人物——说不定他就是?但这个漂亮宝贝看起来年纪很小,说不定还没上大学呢。

 

我还没来的及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和他一起的、矮一点的可爱圆脸男孩子就拽着他往我这边来了,我连忙收回视线。

 

没两分钟我就又找到了理由理直气壮的看了过去。

这间店因为是大学城附近唯一一间带有咖啡座的书店,一向生意极好,正周末的黄金时段,只有我旁边这一桌还空着。

圆脸的男孩子在拉开椅子的时候撞到了我的椅背,转过来和我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撞到你吧?”

 

“没关系。”我趁着这个机会看了看他,发现这个小圆脸男生虽然不如漂亮宝贝——就是那个高个子的男孩,因为不知道名字,所以我擅自称呼他为漂亮宝贝了。

圆脸的男孩子虽然不如漂亮宝贝亮眼,但是也是很可爱的长相,眼里含情,而且笑起来真甜啊,那就叫他甜心好了。

 

甜心似乎不是本地人,说话有一点柔软的尾音,他又道了一次歉:“真的不好意思喔。”

我笑着示意没关系,把目光落回到我的word上,但实际上耳朵还留在隔壁桌。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嘛。

 

甜心把座位前的菜单拿起来,一边翻一边问:“你今天干嘛又约我出来啊?不是昨天才有出来逛街。”

坐在我斜对面的漂亮宝贝突然把菜单啪的合上,撇了撇嘴,双颊都鼓起来。

 

真可爱啊,我在心里感叹,好看的男孩子干什么都好看,生气时更有一种别样的可爱。

 

“怎么啦你快讲!”甜心说。

“李振洋个二傻子!有毛病吧他!”漂亮宝贝把这个名字咬了重音。

 

新人物出现了!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名字的主人不简单,我感觉自己耳朵都快竖起来,不知道这个李振洋和漂亮宝贝是什么关系,还要专门约朋友出来吐槽?

 

漂亮宝贝撅着嘴戳了两下菜单。

这会儿服务生正好过来,带来了我的冰,顺便帮他们点餐。

 

“喔,你又跟你的洋哥哥吵架啦——”甜心说,“我要一个抹茶芝士,一杯香草拿铁,一份原味华夫饼,超超你要什么?吵什么啦,你们都谈了这么久了耶。”

漂亮宝贝叫超超啊……我一边往杯子里丢冰块一边想。

不对,等一下,谈了这么久???

……果然好看的男孩子都有男朋友了,扎心了,单身咸鱼跳楼算了。

 

“还不是因为钱!!!”漂亮宝贝气呼呼的说,转向服务生的时候又马上变出一个可爱笑容来,“我要一杯草莓欧蕾,一份草莓曲奇,谢谢。”

“啊?为了钱???”甜心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漂亮宝贝穿了一身奢侈大牌,GUCCI的腰带尤其显眼,看起来是一点不差钱。我脑子里已经有一个一万字骗情骗钱渣男小短篇了。

 

漂亮宝贝把手机掏出来:“我昨天不是跟你逛街买衣服了吗?”

“嗯嗯。”甜心点头。

“我晚上回寝室跟他打电话,就顺便说了,然后我就洗洗睡了嘛。”漂亮宝贝背一挺,手拍在桌子上,又碍于店内不能大声喧哗,只好压低了声音:“啊啊啊啊啊啊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他微信给我转了5000块,我睡了没看见,结果他今天一大早打电话来骂我怎么不收钱!有病吧!大周末的我不补觉吗?”

 

???

?????

如果问号能具象化,那我脑袋上的问号一定已经把这家店都淹没了。

说好的小情侣为钱翻脸?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这个叫李振洋的男朋友怎么不按牌理出牌呢???

 

我还在Excuse Me的时候漂亮宝贝已经绘声绘色学起了男朋友讲话:“小弟你干嘛呢?怎么不收钱?是不是又想自己省吃俭用攒钱了?哥哥话放这儿了,你再不好好吃饭我下午就过去揍你!”

 

……行吧。所有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散发着香精味道的甜腻奶茶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

 

“……”甜心沉默了半分钟,再说话的时候我甚至听出了咬牙切齿:“李英超!这顿你请!”

大名叫李英超啊,读快了就是灵超,漂亮宝贝是挺灵的一个宝贝,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的眼睛特别亮。

 

正好他们点的甜品到了,甜心叉子一下叉下去,抹茶芝士被切开个尖角,不锈钢撞击瓷碟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也对,要是我闺蜜约我出来说这话,我可能已经提刀砍人了。

 

漂亮宝贝还在说:“他真的是个大木头!上周我们纪念日你知道吗?”

“还有人不知道吗?我朋友圈都被你刷屏了耶。”我余光里瞄到甜心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啊,我们从游乐园出来之后,他不是在城南预约了晚饭吗。”漂亮宝贝说这话的时候在咬吸管,含含糊糊的,我差点没听明白。

纪念日约会去游乐园,真的是小孩子啊。我今天第一万次在心里感叹可爱。

 

甜心点头,听起来已经放弃治疗躺平吃粮了:“嗯嗯。”

“结果在路上他睡着了!来了个电话,他没睡醒,就让我接,那我就接了嘛,结果我接起来是个女的——”漂亮宝贝丢了一个曲奇进嘴里,大力咬的咔嚓咔嚓的以表愤怒。

 

什么?我刚刚扔掉的那一万字呢?我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把这个小短篇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点击了确认放回原处。

 

“您好,请问是李先生吗?”漂亮宝贝捏着嗓子,“我说是,那边就说,我这边跟您确认一下您晚上定的餐后甜点,是巧克力蛋糕,上面写To Didi,宝贝我爱你,对吗?”

漂亮宝贝一边说一边比划:“她还直接拼出来了!D-i-d-i!”

 

???是我天真了。

确定要永久删除“万字渣男小短篇”吗?

是。

 

“那你怎么说的?”甜心问。

漂亮宝贝露出一个得意又可爱的笑:“我就说是,然后让她把巧克力蛋糕换成了草莓的!谁让洋哥自己不接电话的,都不惊喜了!”

“……”甜心深呼吸了一下,安慰道:“好了啦,至少他还给你准备惊喜了,你都没有准备什么。”

 

“谁说我没有??”漂亮宝贝瞪大了眼睛,“我订了酒店!我还买了道……呜呜呜!”

“停!”甜心一把抓过漂亮宝贝的勺子塞进他嘴里,崩溃道:“这种事情不要讲出来啦!!!”

 

哎?我还挺想听他讲的。我颇为遗憾的续了一杯茶,看着浅焦糖色的液体慢慢没过冰块填满小小的白瓷杯。

下次不要点这个味道了,真的全是香精味。我漫不经心的想。

这时候突然有一道身影挡住了我桌前的光。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抬头看过去。

下一秒就又抽了口气。

来人宽肩窄腰大长腿,大概能比漂亮宝贝高一个头。他一脸没太睡醒的模样,温和柔软和生人勿近奇妙的被他揉碎在一起,浑身散发出一种矛盾的、软绵冷感。

 

这个应该就是李振洋了吧,果然好看的男孩子的男朋友也是好看的。又是一张丢到旁边城中心商业街里也能一眼找到的脸……他一手搭在漂亮宝贝的后颈上捏了捏,漂亮宝贝嘴里还含着勺子,只好转过去冲自己男朋友眨眼睛。

大宽肩给他把勺子拿下来,漂亮宝贝就说:“洋哥你来啦!”

他开开心心的推椅子站起来,搂住他洋哥哥的腰,一边走一边和甜心挥手:“那我们先走啦!尤长胖我下周再请你吃饭!!!”

大宽肩跟着走了两步,懒洋洋的回头笑了一笑,冲着甜心点头:“这小崽子我先带走了。”

 

……???

小崽子是什么可爱的称呼啊!!!好看的小情侣真的都超可爱但是他们就这么走了吗???

我心里省略号和问号打架,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转头去看坐在我右手边的甜心。

 

“……”

“怎么这样啊!我和你说他们……”

听完全程的我和失语的甜心两个陌生人面面相觑两分钟,甜心瞪大了眼睛,终于忍不住冲我抱怨起了已经走的看不见人影的甜蜜小情侣。



fin.



我为什么在做这种稀奇古怪的梦(。

以及,我好想知道尤老师要和我抱怨什么啊!可惜到这里我就醒了……

-

另外 发了药瓶之后大家都在点赞之前的文  我是被限流了吗(dbq我zz 不知道怎么判断是不是限流😂

[置顶]一个灵洋药瓶

不吃药

-性格极好,脾气极坏。

-一个搞RPS的小号,不当真,不谈人生。

-灵洋能逆不拆 不拆 不拆。



1.[灵洋ABO]4A男团

01-04      05-07     


2.[灵洋]木子洋!给男粉上个户口吧!

(上) (中) (下)


3.[灵洋]哄&宠


4.[灵洋ABO]标记

01-02     03-04    05    06-07


5.[灵洋]灵超有三个秘密


6.[灵洋]是最可爱


7.[灵洋]心跳

(上)  (下)


8.[灵洋ABO]一则木子洋先生代言的抑制贴广告


9.[灵洋]冰淇淋是甜的


10.[灵洋]裙下之臣

(上)  (中)   (下)dbq突然发现还没写完


11.[灵洋]羊入虎口


12.[灵洋]Destined


13.[灵洋]灵洋直播间 之 土味情话


14.[灵洋]电量不足

(上)  (下)


15.[灵洋]如果夏天遇见你,那么请下一场雨


16.[灵洋]折纸


17.[灵洋]迷信


18.[灵洋]恋爱ING


19.[灵洋]近距离连线


20.[灵洋]闺蜜下午茶


21.[灵洋]哥哥


22.[灵洋]毛绒绒


23.



未完待续……

以上未包含脑洞和大纲

(这么看我也没有写很多 之前日更的错觉是哪里来的

[灵洋]近距离连线(fin.)

*RPS,上升❌

*本次深夜电台由 @文火煮馄饨  @星間線 两位老师点播,另:感谢薇姿的赞助

*你的周更好友 不吃药 已下线






01

北京立秋后的晚上也并没有一丝要退凉的意思,十点过的夜里一颗星也看不见,月亮也被薄云搂在怀里,天边还是映着城市的灯光,空气里热浪依旧,连树上的蝉也还是一样的聒噪。

 

他们从舞房里出来到停车场的短短一段路,木子洋就又出了一身汗,上了车哼哼唧唧的往同样汗涔涔的灵超身上倒。

空调还没有起效,他把T恤撩起来半截,靠着灵超往出风口的方向扭了扭腰。

灵超也热,为了做造型留长的头发已经被汗水黏在了脸上,但他还是放下了扇风的手掌去拉他哥哥的衣服——他们有时候说木子洋娇贵,不是在开玩笑的,至少在身体这方面确实是这样。灵超担心他这么吹着凉,又或者是胃痛,原本搭在他哥哥腰上的手伸过去捂住肚皮,另一只手去把撩起来的衣服拉下来给他盖好。

 

木子洋不乐意的哼哼了一声,又把T恤撩起来一点。灵超又给他拉好,这样不厌其烦的来回了三四次。

“明天还有活动呢,你别感冒了。”灵超又一次把衣服拉下来遮住哥哥的肚子,手还没有拿开,在衣服里揉了揉木子洋的胃部,“回去我们下个面吃吧,不然你又胃痛。”

木子洋又哼一声,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但也没有说话,抓住灵超的手扣住十指,靠在小男朋友身上昏昏欲睡起来。

 

岳岳在后排看得好笑,他这两个弟弟,做哥哥的在家里是受宠的小弟,脾气大还有点任性。做弟弟的反而是担着责任的大哥,虽然不够成熟但足够理性。两个人相处起来各自的角色担当其实一直不那么分明。

哥哥是第一次当哥哥,弟弟也是第一次当弟弟。

 

木子洋看着不显,实际上对灵超的管教涉及到方方面面,管他假期作业,管他糖分摄取,管他几时睡觉,管他一顿饭吃几块肉几片叶;教他穿衣搭配,教他拍谁技巧,教他待人接物,教他离别又再会……最后教到床上去可以说没有人感到多奇怪。

倒是灵超对木子洋的管束着实惊讶了不少人。毕竟木子洋在感情上相对霸道一点,灵超第一次强硬的叫木子洋“你别喝这个,今晚不要睡了吗?”的时候岳岳差点就以为他得去羊口下舍身救子了,没想到坤音的团霸只愣了一下就笑起来说好,听你的。

 

那一秒的见证者,包括博文和棉裤,甚至是岳岳和卜凡都没意识到这句“听你的”的振聋发聩、意义非凡,堪比“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成立了”——木子洋在这一刻交出了自己帝国的管辖权,正式宣布被小王子驯养。

只有灵超愉快又得意的眨了眨眼。

 

这之后小王子的开疆拓土可谓轻松快乐,戒烟戒酒不许瞎撩,咖啡少喝生冷禁掉只看着我,就差掏出纸笔和他哥哥约法三章了。

木子洋开始变得更粘人,但也不是总顺着他,还是经常把故意讨打的小孩儿抓过来揍屁股,声音不大不小:“你这小崽子别得寸进尺啊,你洋哥能教你的还多着呢。”

……要不高兴了,收拾孩子的办法也有的是。

 

比如现在,小孩在岳岳妈妈憋不住的偷笑里磨磨唧唧的进了屋,而他洋哥哥长腿一迈,上楼去了。

 

 

02

“啊!!!”灵超抱着被子滚了两圈,他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没擦干就上了床。

老实说,他太久没在自己房间里睡过了,突然躺回来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儿。

 

衣柜为什么在床的左边?灵超撅着嘴想,床头柜上也没有水杯,枕头只有一只,床单上画的不是夜空,被子……被子下面少个大活人。

 

啊!!!都怪李振洋!!!说什么“明天不是还有活动呢,你要是跟我一起睡,哥哥我明天还要不要上台啦?”,他哥哥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软绵绵,灵超被哄的没转过弯儿来,回了自己房间,直到这会儿才明白过来岳岳妈妈当时为什么笑。

他除了搬进来的第一天,总共睡过两回自己的床,还都是因为木子洋事后撒娇,说太累了不想动。

 

就欺负我吧,不就是不让你吹风嘛,我为了谁啊。灵超磨了磨牙,心里想好了让哥哥下不了床的一百八十种办法,然后把手机摸出来看了看。

已经十一点半了,他哥在车上就困的睁不开眼,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现在上去要吵醒他……灵超只思考了两秒就选择了放弃,不就是一个人睡嘛,比起这个,他更在意木子洋本来睡眠不是很好,一有动静就容易醒,这个点被吵醒了明天起来说不定要头疼。

 

我可真是一个小懂事。灵超扁了扁嘴倒回枕头上,决定刷两分钟小号就睡觉。

但他连微博都还没有点开,就被屏幕上突然弹出的视频请求吓了一跳。

什么啊,洋哥也还没睡啊……但这就楼上楼下的,怎么还打起视频来了?

 

他们几乎没有分开过,这样打视频的机会少之又少,这是第二次,感觉还怪新鲜的。灵超没多想就点了同意,还趁着视频连接的途中拍了拍自己的小恐龙抱枕,塞到身后去舒舒服服靠了。

 

视频接通了黑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灵超奇怪的晃了晃屏幕,“洋哥?”

没有人回话,屏幕那头只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不知道是掀被子还是其他的什么动作带起的轻微响声。

 

灵超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屏幕才亮起来。其实也没有亮很多,只是昏黄的光线,但至少看得清东西了。

木子洋摁开了台灯。

 

最先入镜的是木子洋垂下来的左手,看样子他只穿着睡袍。灵超还没闹明白他哥哥在干什么,但已经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木子洋一直没说话,过了十几秒,他移动了一下手机的位置,屏幕一下摇晃起来,不知道木子洋在卖什么关子,灵超歪了歪头,开始有点期待。


02后半段

一个🔗


03

同一个🔗



fin.



彩蛋:


“洋洋你咋啦?扭到腰了?”岳岳问,又看了一眼自己宝宝,昨天不是没一起睡嘛。

“没事,上了堂课。”木子洋摆摆手,趴到休息室的沙发上,示意灵超过去,委委屈屈的哼唧:“胃痛。”


灵超靠过去给他揉腰,闻言白了他一眼:“让你不要吹冷风的吧!”

又想起来是自己做完了忘了要煮面饿着了人,嘟囔着道歉:“对不起嘛。”

岳岳:……哎哟。


-

我恨lof 网页版开了一小时  和我有仇吗???

我看wb也和我有仇。